<dd id="eowms"></dd>
  • <nav id="eowms"><nav id="eowms"></nav></nav>
    <nav id="eowms"><strong id="eowms"></strong></nav>
  • <nav id="eowms"></nav>
  • 欢迎访问四川省天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
    全国咨询热线:

    028-85583500

    聊一聊我国地方志书的起源

    作者:admin 发布日期:2018-06-19 关注次数: 二维码分享


    方志就是记述地方情况的史志,不知道大家是否经常阅读地方史,今天新疆地方志编纂小编就和大家说说我国地方志书的起源。

    地方志出版

    编修方志是中国悠久的文化传统。我国的地方志源远流长,其内容由简单到复杂,体例由不完备到比较完备有一个逐渐定型化的过程。


    方志起源的问题,历来众说纷纭,但主要有两种意见:一是方志起源于史,它是从古代史官的记述发展而来的,像《周礼》中所提到的外史掌“四方之志”,可能就是方志的源头;二是方志脱胎于地理学,是由我国古代最早的地理著作《尚书·禹贡》和《山海经》演变而成的?!渡惺椤び砉薄芳窃亓苏焦暗姆接?、物产、贡赋等,《山海经》记载了远古时的山川、形势、物怪等,它们被认为是方志的雏形。东汉初期,会稽人袁康撰《越绝记》一书,记吴越二国史地,这是一部具有方志性质的史学著作,在方志编撰史上有开创之功,被后世的很多学者视为中国方志的鼻祖,所谓“一方之志,始于《越绝》”。现代学者傅振伦认为“《越绝书》先记山川、城郭、冢墓;次及记传,独传于今,后世方志,实仿此”??梢运?,《越绝书》是国内现存的最早的地方志。

    起源于史

    如梁启超说:“最古之史,实为方志?!背终庵止鄣愕难д?,认为方志起源于《周官》。所谓周官指周朝王室的官制,后成书《周礼》亦称《周官》,宋代司马光在《河南志序》中认为,周官中的职方、土训、诵训的职掌,于后世方志都不无相似之处。清代方志学家章家诚从“志为史体”角度出发,认为春秋战国时期那些记载地方史事的书籍,如晋之《乘》、楚之《祷杌》、鲁之《春秋》等,应是最早的方志。后代许多学者也认为这些史书,类似后来地方志,具有地方志的雏形,应称为方志之源。

    脱胎于地理著作

    即所谓方志来源于《禹贡》、《山海经》之说,认为方志是从舆地学科(地理书)演变而成的。禹贡是《尚书》中的一篇,作者不详,著作时代无定论,近代多数学者认为约在战国时。这部书用自然分区方法,记述当时我国的地理情况,把全国分为九州,假托为夏禹治水以后的政区制度,详细记载了当时黄河流域的山岭、河流、薮泽、土壤物产、贡赋、交通等。长江、淮河等流域也有记载,但较为粗略,是我国最早一部科学价值很高的地理著作?!渡胶>?,共有18篇,是由《山经》、《海经》、《大荒经》等3部分组成,作者不详,各篇著作时代亦无定论,近代学者多数认为不出于一时一人之手,其中14篇是战国时作品?!逗>纺谒钠蛭骱撼跄曜髌?。内容主要为民间传说中的地理知识,包括山川、道里、民族、物产、药物、祭祀、巫医等,保存了不少远古的神话传话。事实上,从体裁到内容,这两部地理书对方志的形成和发展影响很大,致使历代地方志,多与地理书混杂相兼。

    鼻祖是《越绝书》《吴越春秋》

    持这种观点的学者,是从这几本书的体例和内容更近似方志而言的。认为方志应兼史、地之长。因此,清代方志学家洪亮吉在《澄城县志》序中说:“一方之志,始于《越绝》?!薄对骄椤?5卷,为东汉袁康所撰,记述春秋战国时期越国地方(今浙江和江苏一部分地区)的历史沿革、城市建设、山川、人物、生产情况和风俗习惯等内容,与后世方志的体例、内容很相近?!段庠酱呵铩啡?5卷,为东汉赵烨撰,记吴越二国兴亡始末,今存10卷,前五卷叙吴,起自太伯,迄于夫差,后5卷记越,始于无余,终于勾践。是书只记人物,不载地理及都邑,就方志而论,虽比不上《越绝书》充实和周备,但对后世影响也很大。为此,范文澜认为东汉会稽郡人赵烨著《吴越春秋》,又有无名氏著《越绝书》,两书专记本地掌故,开方志的先例?!痘艄尽?,晋常璩撰,全书12卷,附录一卷,记述以巴蜀为中心的西南地区的地理沿革和历史变迁。对于政治、历史人物等方面的记载尤为详尽。也有些学者认为它是方志的前身。对此,谭其骧教授有不同看法,他认为“史”与“志”不同,东汉的《越绝书》、《吴越春秋》以及《华阳国志》,与隋唐以后的地方志不同,是地方史。近来,有的专家学者认为,方志应当出现于秦汉统一的国家之后,它发端于《地记》。

    多源说

    以上几种说法,都能言之成理,持之有故,故长期并存,但却互相排斥。现在不少的地方志专家、学者认为,一门新学科的诞生,往往不会突然出现的,而是在相当长时间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。方志就是由史、书、志、记、录、传、图、经等各种不同体裁的书籍,互相渗透和逐渐融合而来的一种特定体裁的著作。因此,方志并非起自一源,而是起自多源。我国地方志,是在历史的长江河中,从各方面汲取源泉而逐步演化而来的。


    案例展示

    CASE SHOW

    快速通道 Express Lane

    项目直通车:
     
    政府画册
     
    地方志
     
    部门志党史
     
    旧志整理
     
    文献文库
     
    宣纸线装书
    热门推荐:
    《江津县志(乾?。钒谆鞍?/a>
    《襄阳市图书馆地方特藏文献目录》(第一辑)
    《羅城縣誌》
    四川古籍旧志整理-《德陽縣誌》
    《渠縣志》
    《续遵义府志》
    《续修大竹县志》
    《双流县志》乾隆版
    《樂山縣誌》
    古籍旧志系列-《双流足征录》
    《西昌縣誌》
    《酆都縣誌》(光绪版)
    《習酒志》
    《库尔勒年鉴2018》
    《库尔勒年鉴2017》
    《兴海年鉴2017》
    《边坝年鉴2017》
    《兴海年鉴2018》
    《海南年鉴2016》
    《卡若年鉴2017》
    《大竹年鉴2018》
    《泽库年鉴2019》
    《大竹年鉴2016》
    《贵南年鉴2015》
    《施秉县志(1991~2010)》
    《昌吉市志(1991~2010)》
    贵州旧志点校
    四川志书出版
    数书九章
    四川志书出版
    四川旧志出版
    中国历代皇帝书法真迹
    贵州文库出版
    遵义文库编纂
    四川文库出版
    贵州编纂出版
    重庆文献编纂
    成都画册设计
    陕西画册排版
    四川排版设计
    德阳画册排版设计
    阿坝州画册设计
    诗意笮山
    聊村话隐
    大爱甘孜
    辉煌凉山
    贵州地方志编纂-《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国土资源志》
    德阳画册排版
    四川文献编纂出版
    《宋版大藏经》
    《平昌县志》(1986-2005)
    《达州市通川区志》(1986-2005)
    《贵南年鉴2019》
    《同德年鉴2016》
    华阳旧志出版点校-《華陽國志》
    四川地方志出版-《阆中市志》(1986-2005)
    《重修皋蘭縣誌》
    《皋兰县新志稿校注》
    《三都水族自治县志》(1978-2013)
    《南川縣志》(民国本)
    成都方志资料收集-《成都市武侯区志》(1990-2005)
    《巴县志》(乾?。?/a>
    《广元市志》(1985-2004)
    《玛沁年鉴2017》
    《江津县志》(嘉庆)
    《贵南年鉴2017》
    《江津县志》(民国)
    《贵南年鉴2018》
    《江津县志》(光绪)
    《库车县志》(1990-2010)
    《江津县志》(乾?。?/a>
    《永川县志》(乾隆影印版)
    《库尔勒年鉴2015》
    成都旧志点校-《三国志》
    《汶川特大地震广元抗震救灾志》
    新疆地方志-《若羌县志》(1986-2015)
    《库尔勒市志(1991-2005)》
    《延安市宝塔区志(1990-2010)》
    《阿克苏地区志(修订版)》
    《大匠之门》
    《实用安全与急救教程》
    《克拉玛依市志(1993-2010)》
    《平塘县志》(1988-2013)
    《刑事科学技术信息化应用教程》
    大竹县部门志(三)《大竹县交通运输志》(1911-2012)
    大竹县部门志(五)《大竹县检察志》(1911-2012)
    大竹县部门志(五)《大竹县杨家镇志》(1986-2012)
    大竹县部门志(二)《大竹县乌木镇志》(1911-2012)
    大竹县部门志(二)《大竹县竹北乡志》(1911-2015)
    大竹县部门志(一)《大竹县石桥铺镇志》(1911-2012)
    咨询热线

    028-85583500028-85583500

    邮箱:2472246219@qq.com

    Q Q:2472246219

    在线咨询
    在线留言
    客服电话
    扫一扫
    四川省天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    扫一扫
    关注公众号

    全国服务热线
    028-85583500

    返回顶部
    极速快三平台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